西安长安区皇子坡村:群众利益岂能任意践踏

2019-11-18 17:47来源:中国农民权益网作者:李育 段日强

(编者按)近日,本网接到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办事处皇子坡村村民李育、段日强等二位同志的来信,反映该村在整体拆迁、土地征用、黑恶举报、账务混乱、基层贿选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 希望媒体能够主持公道、为民发声,对此,我们现将该二位同志的来信照登如下:

  编辑同志:

   我们是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办皇子坡村村民,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愤慨的心情向贵网反映我村近十年来存在的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广大群众的贴身利益,主要集中在村干部与开发商狼狈为奸、与街办领导勾肩搭背,他们在村子整体拆迁、土地征用、账务造假、基层贿选等方面中饱私囊、弄虚作假,对上访群众打击报复、搪塞推诿、敷衍了事,导致这些年来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一直石沉大海,毫无结果。

    所以,今天我们要投书媒体,希望广大新闻媒体能够为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将邪恶曝光于天下,将正义展现在世人面前,让社会大众都来监督、鞭挞、关注皇子坡村的问题。
   
   
一、村子拆迁藏猫腻,村民利益打水漂。

   2008年,皇子坡村整体拆迁工作开始启动,在收集村民信息时,村长组织村民代表给每家每户发100元,并让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到了2011年,再次收集信息时,又给每家每户发放了一张白纸,让村民再次在白纸上签字,这次每户给了500元,并诱骗村民,你不签别人也会签,你就少拿500元等手段让大家签字,村民们弄不明白?为何要在白纸上签名?如果签了名被当作他用又该怎么办?这500元又是什么钱?签字给钱目的何在?这一切的一切,令广大村民一头雾水……而就在2013年村子整体拆迁前,开发商煜星置业有限公司、韦曲街办副主任、皇子坡村党支部支书、村主任、副主任、村民代表等60余人,到河南白马寺去商议皇子坡拆迁之事,时间长达一周之久。村民不禁要问:为何本村的事情不在本村商议,却要舍近求远,跑到外地去呢?这其中又存在哪些见不着光的黑色利益呢?

   2013年4月8日,皇子坡村正式启动拆迁工作。此前根据显示城改所发办文件,皇子坡村成立了陕西皇子坡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全体村民变成了股民,可是在皇子坡村正在拆迁过程中,村支书李某某、村主任朱某某等人却在2013年7月31日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新成立了西安皇子商贸有限公司,这里边又有怎样的猫腻呢?此外,他们在2018年3月21日将以前村民集体公司即陕西皇子坡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货币资金1000万元,全部贱卖给开发商马某,而群众对以上事件毫不知情,稀里糊涂中,集体财产就这样被这群“蛀虫”侵蚀了。

   对此,我们有正义感的村民到市、区、街办不断上访,质疑皇子商贸有限公司的相关手续是如何完善的?但韦曲街办的答复却是:你们村上公司为西安皇子商贸有限公司。然而,根据市城改办城改发(2010)250号文件中村民集体公司为陕西皇子坡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这与韦曲街办给村民的答复完全“南辕北辙”、不相符?就此,村民再次提出质疑,韦曲街办再次答复:你们村上目前有两个公司;那么村民不禁要问:既然以前就有一个公司,那为何还要成立一个新公司?用意何在?目的何在?怎么不在墙上“张榜公告”呢?村民的集体财产又去了哪里?

   按照西安市拆迁办市城改发(2010)250号文件《关于皇子坡村城中村改造方案》的规定:皇子坡村拆迁改造主体为陕西皇子坡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参与改造的投资企业为西安煜星置业有限公司,安全监管责任单位为西安市长安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村民多次要求村主任朱某某公示与投资企业签定的合作协议和利益分成等详情,村主任朱某某就是拒不公示。而政府相关部门也在相互推诿,不予处理,导致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西安长安区皇子坡村:群众利益岂能任意践踏

   满怀质疑,我们村民到工商局去调查村集体的这两家公司的来龙去脉,调查的结果是:2008年,陕西皇子坡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为开发商马某,持股40%,村支书、主任、副主任等3人各持股20%;2010年,该公司为村干部100%全额持股;2018年,该公司以货币金额1000万元转移到开发商马某的名下……

   面对以上股权的频繁变更,面对其中的种种猫腻,我们十分疑惑,试问:这些年来,我们村民的股权到哪里去了?不仅没有见到一分钱的分成,就连村集体公司集体财产,都跑进了个别人的腰包,我们群众能不气愤吗?!


西安长安区皇子坡村:群众利益岂能任意践踏

   此外,早在2008年,村支书李某某就勾结开发商,以给村民构建自建房的名义,在村里4.3亩地上建起了两栋楼,然而楼盖成后,却以商品房的形式在社会上出售,而本村没有一户村民入驻,村账户上也没有这笔售楼款的任何进账,钱又去了哪里?

   现在的“皇子鑫苑”小区,以前是村办企业--翻砂厂的建设用地,也被这伙人给倒腾、折腾没了。这些年来,村民的集体土地流失了很多,卖地从来不召开村民大会,群众苦不堪言,谁人来管呢?

   此外,在拆迁手续批复的问题上,长安区农业局给韦曲街办下发了皇子坡村拆迁批文,按理说所有拆迁手续应在农业局存档、备份,但群众调查后却发现,根本没有存档备份、没有会议纪要,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给下发批文?当群众气愤的质疑农业局相关人员时,仅仅一句“我们没有尽到监督的责任,我们失职了”就敷衍过去,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你一句简单的“失职”,一张不负责任的批文,却让皇子坡村广大群众,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失去了应得的利益?失去了党心和民心?

   这些年来,村上原本的土地到现在已所剩无几,在从来没有召开村民大会的情况下,完全由个别人肆意倒卖,严重侵害了村民的生存之本,损失之大、侵占之黑,无不让人痛心疾首。

   面对拆迁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我们曾拿着350多户村民的联名举报信,到相关部门去反映,长安区政府和韦曲街办,就是不查处、不受理,相互推诿、包庇、纵容,就是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去找村干部理论,村支书李某某和村主任朱某某气焰十分嚣张,扬言说:你们告去吧,告到哪里我们都不怕。  

   二、近五千万元的车位费哪里去了?涉嫌偷税、漏税无人管?

西安长安区皇子坡村:群众利益岂能任意践踏

   肆意收取村民每户6万元的车位费,没给开具发票、没有任何手续,近800多户人,就将近5000万元,这是涉嫌严重偷税、漏税行为。仅仅给极个别人开具了收款收据,盖得是煜星置业有限公司的财务章。群众反映到西安市税务局稽查大队,而他们的答复是:“谁立项谁收钱,而根据市城改发(2010)250号文件之规定,煜星置业有限公司是没有权利和义务收你们钱的,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我们大队没有办案的权利……”;而当群众找到煜星置业公司讨说法时,他们却不承认收了我们的钱?我们村民是否可以这样认为:你们煜星公司拿着本该属于我们村民的东西而再次卖给我们?近5000万的巨额资金去向不明,没有给村民一个明确的说法,我们的相关部门在这里面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三、举报黑恶势力遭相互推诿。

   2019年3月15日,我们群众向航天公安分局实名举报村上的黑恶势力问题,直到3个月后,等到的答复却是:案子已下派到辖区派出所了。我们到辖区派出所,办案的王警官面对充分的人证、物证,却不予调查,推诿说:他管不了,让找分局处理;当群众又到分局让出调查结果时,分局就是不给出。就这样,在互踢皮球、相互推诿中,多半年又过去了;尽管外面是“扫黑除恶”的强大风暴,而我们的反映材料却在“温室内静静的睡大觉”……

   四、12万天价电脑引出村财务极度混乱。

   据2018年4月24日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报道:皇子坡村村委会所购置的办公用品严重超标,其中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就花费了12万多元……

   报道显示:在一张名为“总账余额表”罗列出的皇子坡村的总账上,电脑打印机一栏标出了122098.25元的价格,时间为2017年1月至12月。    

   尽管村党支部书记李某某面对镜头说:“买了一辆车,还有给医疗室买了一套电脑和打印机。街办在记账的时候,在电脑上操作,把车的明细没录上,光把电脑的明细录上了,就成了电脑值那么多钱了。”

   韦曲街办一名工作人员说:是财务登记出了问题,网友所发的照片确实是他们给皇子坡村开出的账目公开表,但是其中确实有疏漏的地方。

   长安区农村财务服务中心副主任说:“这个表是个总账余额表,打的是当年的1月到12月。当时2007年村上买了一部轿车,咱们会计手工记账往电脑录的时候,把固定资产明细本来要挂成轿车的,错挂到电脑和打印机明细科目了……”

   尽管各方解释的头头是道,但试想:2007年花了11万多元给村委会购置了车辆,2009年又置办了电脑、打印机等办公用品,为何在跨度两年后,在账务处理上,却将此两个账目混作一起?按照《村民自治法》的相关规定,财务每季度都要公开的,但为何在2017年才公开的呢?另外,既然是村委会名义购置车辆,为何却放在了个人名下?

  五、村委会选举存在贿选、任人唯亲之嫌?

   在长达七、八年里,皇子坡村没有召开过一次村民选举大会,现任村主任朱某某当初为了选举成功,在家大摆宴席,“招待”村民长达一个月之久,并给每户每人贿选金500元;其中令人可笑的是:在2012年第二村民小组在选举小组长唱票时,在竟选中,被选举人朱某的总票数竟然比参选人数多出四、五十张,这不是明显的在造假吗?而在现场的街办工作人员竟然无人过问;朱某某当上村主任后,结党营私、任人唯亲,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利益群体,他们长期把持基层政权,侵占集体财产,坑害群众,无恶不作,群众敢怒不敢言。

   当群众向街办反映朱某某等人贿选、涉黑等系列问题时,街办领导直接威胁群众说:我想让谁上台就让谁上台,涉黑问题你们可以向公安机关反映去,言语中明显夹杂着包庇的“味道”;街办对群众反映的问题不仅不回复、不处理,甚至把举报的内容及时通风报信、透露给被举报人;我早上反映后,下午村长他哥就把我找去,恶言恶语威胁我……(段日强)

   终上所述,是我们村上这些年来的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其中也包含着我们村民的心酸和不易,希望各级新闻媒体能够为我们发声、呐喊;更希望各级领导能够重视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派人实地调查,积极处理,在依法治国的今天,让正义的曙光普照韦曲大地。

反映人:李育   段日强

2019年11月11日


全媒体区
社会新闻
文章附图

  1月11日,在贺州市平桂区文华学校,土瑶班学生在交警和爱心人士的带领下准备乘坐爱心车辆回家。 新华社发(黄旭胡 摄)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附图

 雨雪波及超13省份 华北等地霾发展  今年第三次大范围雨雪过程今天(15日)进入鼎盛,波及全国超13省区市,正值春运,需注意防范。明天雨雪范围缩减,本次过程进入尾声。此外,由于冷空气势力整体较弱,15日至18日,华北中南部、汾渭平原等地霾...

文章附图

 新华社西安1月15日电 题:秦岭山里这种“草” 漂洋过海变成“宝”  新华社记者李亚楠、陈昌奇  冬日的暖阳斜映,枯黄的田间地头,随处堆放着农民废弃的小麦秸秆、玉米包皮,这些不起眼的农业废料,经过陕西省洛南县农民的巧手编织,漂洋过海后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