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市丁西贵: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呐喊

发表时间:2020-10-09 08:08作者:丁西贵来源:人民在线

陕西安康丁西贵: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呼声

2020年10月1日,共和国迎来七十一岁华诞,适逢与中秋佳节重合,普天同庆双联喜,花好月圆合家欢。休闲的人们倘徉在硕果累累、收获满满的金秋十月,广场上、公园里、江畔旁,大家沐浴在色彩斑斓的秋色里,徐徐的秋风在脸颊上轻轻掠过,让心与自然惬意融合,十月,真好!

陕西安康丁西贵: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呼声

此刻,在北依秦岭、南靠巴山的陕西省安康市汉水江畔,55岁的中年男子丁西贵,独自坐在江边一块大石头上,思绪如滔滔江水,波澜起伏,夹在手指间的香烟成了他紧锁眉头、思虑问题的“催化剂”,一口接着一口,猛烈地深吸着,凌乱的头发任江风肆意拨弄。想想自己几十年来,在风雨中奋进、在拼搏中崛起的人生历程,辉煌中流淌着血汗和泪水、低谷时遭受着讥讽和打压,所有的坎坷与不公,都在他心底默默地扛受着,此时,他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准备在暴风雨中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丁西贵,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丁西贵,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人,陕西贵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安康市一位响当当的民营企业家。他农家子弟出身,少时家贫未曾读书,目不识丁,但为人忠厚诚信,勤劳勇敢,年轻时靠在金矿出苦力,用心血和汗水换回了人生第一桶金,用奋斗和拼搏,铺就了一条辉煌的金光大道,成为安康市民营企业家励志创业、自强不息的学习榜样。

常言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正当丁西贵的房产事业做的蒸蒸日上之时,一场人为“横祸”令他一夜间陷入谷底,贵豪房产旁落他人之手;丁西贵,我们这位铁骨铮铮的陕南汉子,身陷囹圄,还惹上了“官司”……

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近日,丁西贵给各大新闻媒体写信,痛述自己的种种遭遇,希望能够得到舆论的支持,匡扶正义、曝光邪恶,使自己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来信照登如下:

2015年底,我经营的贵豪房产公司陷入“资金流”困难,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到1.6亿元棚户区改造扶贫资金,但需要提供相应担保。彼时,我尚欠安康市监察委干部李某335万元、安康农行汉滨区支行张某某700万元高利贷款尚未偿还,当时,因我身患严重心脏病无法正常工作,需要住院治疗,李某、张某某担心他们的高利贷资金无法收回,遂向我推荐旬阳县李C可以提供担保,并强行让李C进驻我们贵豪公司,掌控我公司公章、法人章及财务管理权等。

李C进驻我们公司后,与我约定:由他提供两处物业担保,我借他3500万元用于还债,在我依约提供第一笔2000万元资金后,要求其继续提供第二处担保物时,他却买通法院,查封棚户区改造资金拨付账户。迫于无奈,我又提前向他提供了1000万元,但他提供的两处担保物,均已抵押他人,导致我的3000万元资金白白打了水漂……

2016年11月,李C以保护贵豪领地项目为幌子,指使其同伙成立YX公司,并以YX公司名义短期拆借给贵豪公司4000万元,用贵豪公司的资产和在建项目作为履约担保,到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强制执行手续。

他先从他人处借款4000万元至YX公司名下,然后由YX公司划至我们贵豪公司账上,当日随即转出,形成一整套的借款流水。此后,他又刻意设套,将管辖权放在其“关系户”法院,挖空心思将4000万元借款拆成5笔,每笔800万元的借款,并串通公证处让我在5份借款合同、谈话笔录、股东决议上签字,完成了公证执行所需的一切法律手续。

时间到了2017年3月,李C以贵豪公司借款到期未能归还为由,让法院将贵豪领地项目抵偿给YX公司。此后,该项目由YX公司竣工销售,巧妙地将巨额销售款项非法占为已有,造成贵豪公司至少8000万元损失。

2017年4月,李C认为安康市F置业公司购买贵豪公司“汉水人家酒店”项目的2000万元预留款中,至少有800万元退款应该退还给贵豪,为了非法占有,李C精心设计了一场虚假诉讼。

他先伪造贵豪公司欠薛某800万元的借款合同,约定以F置业公司2000万元预留款作为借款的偿还保证;同时,安排财务将800万元打入薛某账户,再转入贵豪公司账户,随即转出,做出了一个薛某借款给贵豪公司800万元的资金流水。但人算不如天算,这场官司却以败诉而告终。但狡猾的李C却假戏真做,干脆做实贵豪公司欠薛某800万元的事实,这样,倒霉的可是我们贵豪公司呀?凭空承担了800万元的债务?

2017年6月,李C又以保护贵豪公司资产为名,捏造了一份贵豪公司欠XH公司450万元的借款,约定以贵豪华庭负一楼1300平方米物业作为借款本息的抵押。然后故伎重演,以贵豪欠XH公司450万元借款的名义诉至法院。结果是:我的1300平方米物业无奈的抵给了李C,经济损失1300万元。

陕西安康丁西贵: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呼声

为保证专款专用,国家开发银行贷给贵豪公司的1.6亿元低息贷款资金需根据工作进度,直接打入施工单位账户,在2016年2月至2017年9月间,先后分四次拨付资金1.55亿元给施工单位,而李C控制了贵豪公司的实际经营权和相关印章,为使其高利贷 “利益同伙”最先获益,以及他自己优先使用低成本资金,李C以控制贵豪公司签章权和解除施工合同等相要挟,在每次拨付中,都迫使施工单位提前为其 “利益同伙”开具现金支票,其中为张某某开具500万元、为李某开具730万元,总共扣取5800余万元,严重破坏了扶贫资金专款专用制度,导致国家扶贫资金白白流失。

陕西安康丁西贵: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呼声

此外,李C还以保护贵豪公司资产为名,擅自将棚户区改造一期项目13900平方米的商铺、102个车位,网签到其控制的HL公司名下,非法占有,价值高达2亿多元。

自己的“家当”,岂能让他人白白糟蹋?非法占有呢?当我出院后,身体刚刚恢复,就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反映李C诈骗我公司资产的犯罪事实,而在该案艰辛的侦办过程中,可以用“三难”来表述。

一、立案难

当我多次刑事报案后,却石沉大海。万此间,李C多次扬言,他已花费2000万摆平了安康市所有关系。万般无奈之下,我四处实名控告,最终引起了高层重视,并成立由省扫黑办、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专案,这样,在举步维艰之下,此案终于在2019年4月25才得以刑事立案。

二、侦查难

此案涉案人数众多、民刑交叉、资金量大,案件背景关系复杂,幕后涉及多位公职人员参与等不利因素。对此,旬阳县公安局高度重视,成立了二十余人的专案组,在经过大半年的线索核查,调查取证后,在2019年6月22日正式对犯罪嫌疑人李C及其同伙实施抓捕,并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后经旬阳县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7月29日对李C正式逮捕。

经过公安机关的艰难侦办,最终,专案组形成了111余本的案卷材料,认定李C等人以管理公司为名,以虚假诉讼和套路贷为实,将我公司多个项目占为己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涉嫌构成诈骗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经第三方司法鉴定,李C共计非法获利6000余万元。

三、起诉难

2019年12月底,旬阳县公安局正式将此案移送至旬阳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因涉案金额巨大,旬阳县检察院于2020年2月25日移交至安康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安康市检察院以本案涉嫌的诈骗罪主观意愿不足、以不认定诈骗罪为由,将本案又退回旬阳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旬阳县检察院在此基础上,认为李C等人诈骗罪和挪用资金罪不成立,仅构成虚假诉讼罪,并及时启动了对李C的取保候审程序。

2020年4月27日,李C在白河县看守所被取保候审、予以释放。

试想,一个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虚假诉讼的黑恶分子,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走出监所大门,是谁在背后助纣为虐?又是谁给其一路绿灯?又是谁知法犯法,置国家的法律于不顾,任由其逍遥法外呢?我深信,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如果说,我一开始“鬼迷心窍”,相信李C的资产保护一说,那么,他正是摸透了我这种错误认识,使我陷入事先设计的圈套之中,进而达到他“非法占有”之目的,这是彻头彻尾的诈骗,而我却是切切实实的受害者呀?!

首先,旬阳县检察院仅仅将这些事实认定为虚假诉讼罪,人为降格,故意在《起诉书》中遗漏李C虚构4000万元债务并实际非法占有“贵豪领地”项目的诈骗事实。

其次,对于李C在挪用国家扶贫资金,威胁、强迫施工队提前开具支票的强迫交易犯罪行为,旬阳县检察院却没有予以追究;李C以提供担保物为名、强迫让我不对等提供3000万元借款的强迫交易犯罪事实,旬阳检察院同样没有追究;李C勾结法院、公证处有关人员虚假诉讼、虚假公证,权钱交易的事实,旬阳检察院更是不予追究;安康、旬阳两地检察院不但故意、错误定性、遗漏重大犯罪事实、违法释放李C,还将我列为挪用资金、虚假诉讼的共同被告,这真是可笑之极,我能伙同他人对我公司进行敲诈、虚假诉讼吗?

此外,李C黑恶团伙为什么这些年我行我素、目无法纪、胆大妄为,长期靠高利放贷、强买强卖、抢夺工程,整跨安康十几家企业,非法敛财13亿元之多呢?这和其背后保护伞、安康市监察委干部李某密不可分。

李某,旬阳县人,曾先后担任旬阳县公安局、检察院、市检察院反渎职局、安康市监察委等部门的领导职务,在安康、旬阳司法及监察系统有深厚的人脉资源,长期与私企老板交往紧密,强行索要财物,长期向民企老板放高利贷。

(一)、2016年8月,李某以保护贵豪公司资产为名,逼迫我将贵豪公司99%股权过户给李C指定的柏某名下,但随后李C并未按约定归还公司股权,反而让债权人冻结了99%股权,严重影响了贵豪公司正常经营,此股权价值2亿元。

(二)、2016年8月,李某曾威胁我说,如不配合李C,将利用其手中的权力,调查贵豪公司“经济手续”问题,不让贵豪公司拿到国家开发银行1.6亿元贷款,迫使我将贵豪公司管理权交给李C;2017年,李某还多次逼迫我将“贵豪领地”项目交给李C打理。

(三)、李某历年来强行向贵豪公司发放高利贷335万元,索取高额利息,贵豪公司实际支付其本息已高达1190余万元。2018年10月,在已超额还清李某本息的情况下,其仍强迫我签订一份尚欠他360万元借款的协议,并以此提起民事诉讼,涉嫌虚假诉讼、索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四)、2020年4月,李某利用其影响力,积极协调安康、旬阳两级检察院,强行将认罪态度极差、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的李C以“无羁押必要”为由予以释放。

(五)、2015年,李某调任至安康市检察院工作后,让我借他一处电梯房住。我即把在安康开发的“贵豪领郡”一处住房借给他居住。但谁知在2016年下半年,他却将房子以80多万元卖掉,售房款占为己有,涉嫌索贿。

最后,在我的不断反映下,迫于压力,安康市仅仅对李某作出警告处分,则草草了事,但对其充当“保护伞”、指使李C诈骗、侵占贵豪公司巨额资产一案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这,严重伤透了安康广大民营企业家的心,试问,在安康,还会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丁西贵”呢?

这些年来,尽管我没读过书,目不识丁,吃了没文化的亏,惨遭李某、李C等人的陷害,事业处于低谷,生活一贫如洗,但我相信党的英明政策,相信法律的公正与公平,让底层老百姓和民营企业主感受到正义的阳光,关于我的问题,有以下建议:

一、立即对李C恢复强制羁押措施,防止其逃跑,转移资产。

二、鉴于安康市境内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有失公允,强烈建议实施回避制度,由异地检察机关重新审查起诉,严查严办。

三、彻查本案中涉及公职人员的涉嫌渎职违法违纪行为。

四、对李某、张某某等人充当“保护伞”、高利放贷等其他违法、违纪行为同步立案查办。

“打伞破网”断根,“打财断血”绝后。

近两年来,我上百次实名举报李某等人充当“保护伞”,伙同黑恶势力头目李C等人,强立债权、强迫交易、挪用国家扶贫资金、诈骗、侵吞民营企业巨额资产等违法犯罪行为,但安康市却按照普通刑事案件降格处理,既不破“伞”,也不扫黑,却将深陷其害的民营企业主列为侵害自己企业的被告,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真所谓是:“见黑见恶不见伞,伞在法外乐逍遥;扫黑除恶不打伞,反打原告成被告”。

不是结尾的结尾。

在双节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衷心希望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下,在上级各部门的秉公查办下,一定会将“恶人们”绳之以法,还安康人民一个风清气正的营商环境,让胜利的曙光普照安康大地!(丁西贵 17772935888)

(声明:本网发布的“群众来信”所涉及的单位、部门或个人,只代表来信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网任何观点,是否属实,希望相关部门积极调查核实,并将结果及时反馈我们。)


分享到:
全媒体区
社会新闻
文章附图

  “我有为你服务的义务吗?”10月17日,随着这句话从一位男士的口中说出,“高铁不文明行为大赏”又增添了一项——不给内侧座位旅客让行。  从网上视频看,当天,在一列运行中的高铁上,一位男子坐在三人座位的中间位置,他身前的行李和放下的小桌...

文章附图

秋冬时节天干物燥,再加上疫情防控需要,部分小区大门仍处于封闭状态,小区消防设备的完备与消防通道的畅通就显得尤为重要。最近,不少居民向12345热线反映..